首页-->警钟长鸣
“鸡脚杆上刮油”——重庆安全技术职业学院原院长杜晓阳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】作者:何清平  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  时间:2018-09-10 09:13:25  浏览 人次
 


图为杜晓阳在接受组织审查调查。(资料图片)

重庆市万州区原人大代表,重庆安全技术职业学院原党委副书记、院长杜晓阳的政治生命,在2018年4月13日戛然而止。

这一天,经重庆市委批准,重庆市纪委监委对其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。

其后,接受调查的两个多月时间里,这位本应“立德树人、教书育人,学为人师、行为世范”的高等院校负责人,被发现“四个意识”个个皆无,“六项纪律”项项违反,涉嫌受贿、贪污及私分国有资产罪,将教育这项国之根本的事业作为个人谋利的工具,损公肥私,带坏整个单位乃至整个系统的政治生态;更甚者,她“鸡脚杆上刮油”,连经济困难学生的补助款都不放过,失德失范程度,令人咂舌。

将个人凌驾组织之上 毫无党员意识

杜晓阳出身于干部家庭,父母都从事教育相关工作,自小受到良好教育。缘何走上歪路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:“这十多年,随着权力的增大,政绩观逐渐出现偏差,私欲开始膨胀,逐渐忘了教书育人的初心。”

事实上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杜晓阳的堕落从其一开始并不纯粹的入党动机上就可见端倪。

“晓阳啊,你以后要想在仕途上有更大发展,必须争取入党啊。”38岁那年,在学校任政教处主任的杜晓阳得“高人”指点,赶紧申请入党。至于党章是什么、有什么要求,党员需要履行什么义务,她从未认真了解,这在其后来的从政生涯中表现得异常明显。

2003年10月,杜晓阳任万州区职业教育中心校长,后担任党委书记,到2011年该中心升格为副厅级高等职业院校——重庆安全技术职业学院,杜晓阳一直任党委副书记、院长直至2016年被免职。

在这13年间,杜晓阳一直保持着霸道的“家长”做派:党委书记管管发展党员、开开组织生活会或民主生活会就好了,校长院长才是抓大事、抓发展的关键;搞政治学习、过组织生活可以,但尽量缩短时间,不要耽误学校发展的大事。

思想差之毫厘,行径谬以千里。

“这个工程交给某某老板,就这样定了”“这个处长谁谁来当,挺合适”……该学院领导班子成员称,杜晓阳说一其他人不能说二,院长办公会早已形同虚设,从后勤基建到选人用人,根本不需要上会研究,杜晓阳一人说了就算;对于党委书记,杜晓阳更是秉持敬而远之的原则,大事要事一般不告诉他。

将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,杜晓阳享特权、搞特殊,唯我独尊,带头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、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里里外外一把抓、大事小事一言堂,俨然是单位的“一霸手”。

为了延长政治生命,2007年,杜晓阳想办法办了假的户籍证明和出生证明,将自己的出生年龄从1957年改为1960年。2012年,趁接触档案的机会,她在自己的32份档案资料中,将自认为需要改动的年龄和履历进行了涂改。

改年龄的同时,杜晓阳还疯狂迷恋整形,在他人“漂亮、身材好”的夸赞中,自欺欺人,享受自感年轻的错觉。

迷信“潜规则” 带坏一方政治生态

杜晓阳的霸道之下,学院政治生态早已呈现“生态灾难”:管党治党责任直接“架空”,党建虚化弱化,党内政治生活不能正常开展,财务制度形同虚设。杜晓阳把学院当成“私人领地”,用钱开路,向上攀附领导,向下笼络干部收买人心,带坏一方政治生态,导致“一腐俱腐”现象发生。

杜晓阳将自己“走歪”的第一步,归结为一次送红包事件。2002年,时任万州区职业教育中心副校长的杜晓阳,给一位领导送了800元礼金。当时,那位领导捏到信封里薄薄的一层,满脸不高兴,也不愿再搭理她。“聪明”的杜晓阳很快意识到是自己出手不够大方,于是,下一次,她把红包加码到了5000元,并如愿收到了这位领导表达出的“关爱”。

理想信念的“总开关”出问题,人生从此偏航。杜晓阳开始迷恋金钱,认为权钱交易是最有用的“潜规则”。她说,“我觉得金钱是一切人际关系的润滑剂,是事业走向成功的催化剂,是让自己更加年轻漂亮的防腐剂。”

在具体实施上,她总结了四条心得,包括给关键领导送钱,金额不能少了,否则适得其反;领导批示“支持”只是定方向,具体支持力度掌握在关键人手里,“勾兑”很重要;要主动向领导汇报学校工程建设项目和设备采购情况,关照领导推荐的人做;关系远近看红包大小,金额越大,关系就越近等等。对此,她还专门对班子成员进行了分工,明确哪项工作谁联系,给相关领导送红包这项任务谁来负责。

秉持这四条心得,杜晓阳在“围猎”他人的路上越走越远,同时,也对他人的“围猎”甘于接受。

2004年,学校建设新校区,杜晓阳有了和各种老板打交道的机会。从一开始,她就明确了一手给工程项目,一手收感谢费的“交易规则”。

为了确保安全,她专门研究出了“感谢费分类处理法”:领导介绍的老板,有背景有靠山,属于“可以信任的一类”,对这类老板给予的感谢费一般直接拿来消费或理财;单纯靠感谢费建立起关系的老板,属于“有待观察的一类”,会有意拖延工程款给付时间,暗示其感谢费不能给少了,并会等几年,感觉到安全了才开始使用这笔钱;对于某些容易出事或惹不起的老板,特别是可能涉黑的、喜欢闹事的、被司法机关盘问过的,划归为“必须搁平拣顺的一类”,这些老板给的感谢费,杜晓阳会在第三人在场时把钱还了,再暗示老板在逢年过节化整为零进行表示。曾经有个老板被当地检察院带走盘问,杜晓阳得知消息后,坐卧不安,思前想后,最终把该老板给的钱拿到学校财务,以老板捐资助学的名义入了学校的账。


 
 
 
关于我们 | 郑重声明 | 网上调查 | 联系我们
Copyright@2008-2013 中共洛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洛阳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
豫ICP备05009955号 地址:洛阳市洛龙区开元大道218号
访问统计:
技术支持:“河洛清风”网编辑部